钱总我是你的睫毛啊

一个坚定的糖吃💩也吃的根八党

转身便是江湖
愿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

春风十里不如我们小滚😘

春风十里不如你 21 【根八abo文】(完结篇)

潜藏默爱:

       失踪人口回归!!!最近忙着毕业真的抽不出一点时间来,连月更都没做到哭唧唧┭┮﹏┭┮,对不起了各位童鞋,爱你们,这篇文也终于结束了,我也能安安心心的实习了,债见了各位旁友,有缘再见,爱你们,么么哒


  最后我带着我家cp @关爱根八成长协会 给晴姐一个迟到的生日祝福(虽然已经快元宵节了。。。但是晴姐我们依旧是爱你的哟么么哒)


  晴姐生日快乐!!!!!!!!!默默永远爱你哦(゜▽^*)) @侦似暧晴 


 


 


自从August怀孕之后,Ngern就变得异常忙碌了起来,他先是给August办好了休学,随后给August买好了孕夫装、靠枕等等怀孕所必须的东西,随后把August交给了August的麻麻,自己则开始接手自己爸爸所在的公司,开始接手一些简单的业务,因为之前Ngern爸爸让他在自己公司工作学习了一阵子,所以Ngern接手的还是比较快的。


   Ngern觉得,自从August怀孕之后,自己身上的担子莫名变得沉重了起来,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一家人,而是要肩负起两家人和两个孩子的重担,Ngern觉得自己必须早点挣钱,早点闯出自己的一片天,让August觉得,自己能肩负起这个家所有的担子。所以,Ngern开始疯狂工作,疯狂接业务。当然,一旦闲下来,Ngern就会给August发信息,发语音。每每听到August慵懒的声音,Ngern瞬间就觉得自己干劲十足,觉得自己这么努力是值得的。晚上下班后,他就会去August家,去看看自己所爱的人有多幸福,听听August肚子里自己的骨肉的声音,再看看August完美的笑颜,Ngern就觉得,全天下,没有比自己更幸福的人了。


   而August呢,他虽然觉得自己怀孕的时候也能上学,但是,在Ngern的强烈拒绝下,想想还是算了,休学的他,除了跟Ngern互发语音信息外,整天无所事事,因为自家麻麻是退了休的,知道August怀孕后,整天就让他待在家里,在床上躺着,自己则每天变着法儿的给August做营养餐,每天沉浸在自己要当奶奶的喜悦中,别提多高兴了。这样的August,除了每天固定时间出去走走晒晒太阳外,就只能待在家里,August觉得很无聊,就让自己麻麻给自己买了针和线,自己给宝宝做衣服,虽然Ngern买了很多宝宝的衣服,但August觉得自己做的和别人做的意义都不一样,自己又很无聊,Ngern也特别赞同,自己就这样做了起来,做衣服的时候发现,这个做衣服还是很有学问的,跟自家麻麻学了几天后自己才掌握了要领,就这样过了五个月,离August临产的时间还有三个月......


   这天,August像往常一样,坐在床上看着体育比赛的直播......


   “媳妇儿,我回来了!”这时,门突然打开,传来Ngern带有醉意的声音


   “哦咦,你这是喝了多少啊?!你醉了吧”闻到扑鼻而来的白酒味道,August马上捏住了鼻子


   “我没醉,他们那些人想灌醉我还差得远呢,就算再来一大杯白酒我依然不会醉,只是......嗝......我喝不下了......嘿嘿嘿”Ngern走到August床边说道。


   “Ngern,你其实不需要这么拼的,你还年轻,以后拼也是可以的”August心疼地摸着Ngern通红的脸颊,这几个月Ngern肯定累坏了,自家婆婆说Ngern这几个月简直像疯了似的在工作,他在一个月之内完成了其他人三个月才能完成的业务,公司的各项业务他也基本上了解了,婆婆说可能再过几个月Ngern完全掌握了之后就能把公司放心的交给Ngern了,本来之前董事会的人都觉得Ngern一个大学都没毕业的人来公司没什么用,但是经过Ngern这几个月的努力,董事会的很多人都直接或间接地肯定了Ngern的能力,可以看出为了争得董事会的同意,Ngern做了多少努力。


   “为了你,我的August,我做多少都不算什么,只要能给你幸福,让我做更多我都愿意”Ngern摸着August的肚子望着August深情地说道。


   “Ngern,吻我”August觉得自己必须用什么方式来回报Ngern,或许,只有吻才能表达自己的爱意吧。


   Ngern先是愣了愣,随后笑了笑,俯身吻住了August。


   唇齿交合,铺面而来的酒味和咖啡味信息素让Ngern有些许的不适应,但是August只是皱了下眉就投入了这个深沉的吻中......


     ---------------------------------纯洁哒分割线-------------------------


 


 


                            鬼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链接ㄟ( ▔, ▔ )ㄏ


 


 


      -------------------------------纯洁哒分割线-------------------------


 


 


自从那天过后,Ngern的工作更加努力了,而August也如往常一样在家里缝着宝宝的衣服,检查的时候医生说两个都是男孩,所以August就专门做男孩子的服装,十个月的时候,August就住进了医院,Ngern说这一个月不定发生什么事情,住在医院比较保险。


这天晚上,August像往常一样听着Ngern讲着他之前当混混时的荒唐事,突然,肚子感到一阵阵痛


“Ngern,我肚子好痛....”August脸色瞬间就白了


“什么!!!你等等,我去叫医生”让August躺好后,Ngern就去把医生叫了过来......


 


两个小时后,病房外......


“两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出来,是不是有什么问题?”Ngern焦急地道。


“别着急,或许马上就出来了”麻麻安慰道


“医生,怎么样了?”看到医生终于出来了,Ngern赶紧上前询问


“恭喜你,Ngern先生,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医生恭喜道。


“谢谢,那August呢?”Ngern最关心的还是August


“August先生虽然生产过程中有出血状况发生,但是出血不多,你尽可放心,现在他已经转到普通病房,等麻药过了,他就会醒过来了”


“谢谢医生!!”


“不用谢不用谢,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一天后,病房中......


“Ngern......我饿”August迷迷糊糊地道


“哈哈,吃货,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吃”说着,Ngern还是拿出粥“医生说产后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和辛辣的东西,所以你先喝喝粥吧”


“嗯......你去看过我们的孩子了吗?”August享受着Ngern的服务说道


“还没有呢,想着和你一起看来着,医生说因为是早产,所以还要再营养房里待一段时间,不过两人的小名我都想好了,你看看怎么样啊,先出来的呢,是哥哥,就叫gift,意为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弟弟呢叫treasure,意为财富的同时又是珍贵的东西,你觉得怎么样?”Ngern边喂着August边道


“恩,都听你的”August看着Ngern幸福的笑容笑着道


“August,我好爱你,居然给了我两个宝贝,我Ngern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Ngern放下碗,捧着August的手道


“我也是”


 


阳光透过窗前的树叶


斑斑点点地洒在两个接吻的人身上


唯美而又绚烂


 


 


 

吃货的 忧郁的 文艺的 你💕

爱泰剧,爱生活💕【等更新的一个月。。。想一年生的不知道第几天。。。🙃

Flipped.高中到大学,每看一遍都有新的感悟💕

种草祖马龙家的香水将近半年啦,一直很想入手一支,奈何国内价格实在不漂亮。这款的味道是wild bluebell,蓝风铃,味道很清新哦,试香试得鼻子都要塞住的时候,闻到了这个味道,顿觉神清气爽,也觉得超级适合自己本身的风格!100ml的,大概价格1000rmb,整款香水,从外盒到瓶子本身再到味道,都是我敲级爱的风格,简洁中又带着点复古,喜欢性冷淡风的可以考虑一下这款香水哦~

【为爱所困/根八】配角 09

活得久了什么都能看见系列😭😭😭😭😭😭
舔回前情第n+1遍😭😭😭😭😭😭

包子铺:

9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会来这儿?” Eoen捏着眉心对着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人问道。


 他知道对方绝不会是凑巧跑来的,作为三年的同事兼好友,Eoen早已将对方的想法摸得一清二楚。看似装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实际心里头那点小心思却比谁都多。


 “你身体不舒服,我载你回家?”


“Baii?”感觉出对方有意的回避这个话题,Eoen的眉头皱的愈发紧了起来。 


“嗷,我吗?”那人作出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刚刚在医院门口不是说过了么?顺路凑个热闹。”


“Baii,别和我绕圈子。”


看出Eoen似乎有些不耐烦,Baii吐了吐舌头,解释道,“你难道不知道公司里最近都在传什么吗?”


“我不感兴趣。”似乎是不想再继续这样无聊的对话,Eoen果断的结束了这个话题,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诶诶诶,你怎么这么无趣。”Baii看了看坐在一旁的Eoen,“好好好,我说我说。大家都在说你一天天的照三餐似的去这家医院,肯定是看上谁了。他们在拿你最后到底是泡上了男医生还是女护士打赌呢。”


听到Baii提起了Peet,Eoen不免有些郁闷。虽然这次的事情的确是自己有错在先,但自己已经去了医院给对方道歉也解释了原因。可是,Peet有意识的疏远和划清界限的举动,让Eoen一时也搞不清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心中烦躁的情绪却是有增无减。


Baii看着听完自己说的话之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的Eoen,也大约猜出了对方现下心里的想法。




啧。


果然,还是因为他吗? 




Baii抿了抿唇,开口道,“Eoen......你还好吧?” 


兀自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Eoen没有答话,Baii想开口说些什么,最后却也只是叹了口气,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Eoen,到了。”两人一路无话,不知不觉中车已经开到了Eoen家门口。 


Eoen回头想和Baii交代一些公司的事,却发现对方也紧跟着自己下了车,熟门熟路的向大门方向走去。


“Baii......”Eoen也只好向前走去,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Baii打断了。


“Eoen,你藏备用钥匙的地方还真是没变过啊。”Baii握着钥匙在Eoen面前晃了晃,继续道,“你不怕我来你家偷东西?”


Eoen一把拿过钥匙,自顾自的开了门,“我们家有什么东西你是不知道的?你第一次来的时候不就摸清楚了吗?”


Baii摸了摸鼻子,嘟囔了一句,“最想偷的又偷不走。”便跟着进了Eoen家。


似乎是隐约听见Baii说了些什么,Eoen问道,“你说什么?”


“啊?”Baii有些反应不及,“咳咳,就是,就是你不是头晕不舒服吗?你先去休息,我给你煮点东西吃。”




‘我去给你弄点粥,总不能空腹吃药吧。’




看着Eoen一副呆愣愣的样子,Baii不禁轻笑出声。伸出手在Eoen面前挥了挥,“喂,你发什么愣呢?” 


“呃,嗯?我,我没事。”Eoen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一瞬间自己的脑海里跳出了这样一句对白,可是对于说出那句话的人却完全没有印象。


Baii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走进厨房开始准备了起来。


Eoen微微皱了皱眉,忽略了心底异样的感觉,也向着厨房走去。毕竟Baii也算是客人,自己不可能真的将对方一个人留在厨房里。只不过自己刚刚要踏进厨房,就被里面的人给赶了出来。


“你们家怎么都是速食。”Baii有些无奈的看着打开的冰箱,“算了,我给你煮面吧。你就别进来添乱了。”说着,就连忙将Eoen向外推去。


没过多久,Baii就端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放在Eoen面前,“吃吧。”看着Eoen呆呆的盯着碗却丝毫没有动筷的意思,Baii忍不住又说道,“面快凉了,赶紧吃完你就早点休息吧。”




‘粥快凉了,赶紧喝完就能吃药了。’ 




“你喂我。”记忆深处的对白和现实中的场景慢慢重叠,Eoen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啪”的一声,Baii本要递给Eoen的筷子掉在了桌子上。Baii有些怔愣的看着Eoen,对方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气氛顿时有些凝结。


“咳咳。”最后还是Baii先出声打破了僵局,“Eoen,你天天去医院,结果就是准备这么追求别人的啊。你这个方法也太幼稚了吧。”


“我去医院不是为了谈恋爱的。”Eoen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道,“Baii,刚刚,真的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


Eoen话还没说完,Baii摆了摆手打断了他,“好啦,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不会介意的。嗯,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也没等Eoen开口,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向门外走去。却在走到门口时,靠着门框说了一句让Eoen听完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有些人如果注定得不到,过于执着反而是种伤害。”


看着Eoen有些懵的表情,Baii不在意的笑了笑,“好了,我真走了。希望明天能在公司看到我们生龙活虎的大总裁哟。”


“嗯。你既然有事就赶紧走吧,我会照顾自己的。”




Baii嬉皮笑脸离开Eoen家后,回到车上,神色却愈发难看起来,捏着方向盘的手也越攥越紧。


“Peet......吗?果然,是个很不好对付的人啊。”




医院


“Peet医生,Tik先生打来电话说要预约看诊时间。”


“Tik?”


“恩是的,因为他说Eoen先生给您打电话您一直没接。”


正在写着患者治疗情况报告的手顿了顿,“你就回复他们说我最近很忙,过几天要去国外参加研讨会。Eoen先生的治疗情况我还需要研究,短时间内我还给不出很好的治疗方案。”


Peet说完之后,小护士却迟迟没有离开。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Peet抬头看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的小护士。


“嗯,不知道该不该说......”


“想问什么就问吧,不然我都怕你憋坏了。”


“就是,Peet医生是和Eoen先生发生什么矛盾了吗?”


“矛盾?为什么会这么觉得?”Peet停下了手里写字的动作,将已经被洇墨的不成样子的纸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


“您都不接他的电话。而且您推拒了他这段时间所有预约的诊疗时间段。”


“患者和医生本来就不应该接触的太频繁,这会影响专业判断的不是吗?而且我刚刚也说过了,他现在的状况我还没办法分析出针对型的治疗方案。”Peet顿了顿,问道,“你,还有别的事吗?”


“啊,没,没有了。Peet医生您忙吧,我会打电话回复Tik先生那边的。”小护士似乎有些被突然严肃起来的Peet吓到,一时有些慌张,急急忙忙的离开了诊室。


坐在诊室里的Peet心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看着桌上一叠叠的患者资料和单独被分开放的某人的资料,Peet觉得自己才应该找个心理医生治疗一下。


明明知道对方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明明对方已经特地来医院和自己解释那天的事情,明明自己作为医生不该带有私人情感面对患者,可是那股无名的火气就是堵在心口,上不来又下不去。


就在Peet满腹纠结,蹂躏着自己的头发,完全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来调节自己的心态时,一双手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咚咚”敲了两声。


Peet应声抬头向手的主人的方向看去,“诶,你,你怎么回来了?”




另一边,着急忙慌离开的那个小护士刚走出诊室没几步,就被另外几个八卦的女护士团团围住,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诶诶诶,刚刚让你去问的事你问了没?”


“你们还好意思说,我都快紧张死了。”


“愿赌服输啊!我们之间总要推选出一个人去慷慨赴死的吧。”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到底问出来了没啊?”


“我跟你们说啊,我从来没见过Peet医生这么严肃的样子,就算平时面对患者,他都是温柔笑着的。他说和Eoen先生没有矛盾,还说什么医生患者不能接触太多,诊疗方案还没决定之类的。可是明明前段时间一切都很正常啊。”


“而且,Peet医生那段时间感觉上心情特别好。哪像现在,每天排班都排的满满的,却唯独推掉了Eoen先生的。”


“就是说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说?”几个小护士围成一团正喋喋不休的推测着事情的‘真相’。


这时身边突然传出一声,“上班时间你们一个个的围在这里都在干嘛?”


“护,护士长。”几个小护士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病历资料都差点掉了一地。


“对了,你去通知一下这几个患者,把他们的时间改一下吧。Peet医生今天下午不在医院。”


“嗯?Peet医生?我刚刚看他还在诊室里写患者报告呢?”小护士接过排班表不解的问道。


“临时改的,Peet医生的一个好朋友来了。好像是刚从国外回来就来我们医院找Peet医生了,下午估计是要出去叙旧吧。好了好了,你们一个个的都八卦成这样,赶紧去上班。”


看着护士长走远的背影,几个护士又凑成了一堆。


“你们知道刚刚护士长说的是谁吗?”


“之前没听说过啊。”


“你们信息更新的也太慢了!今天来找Peet医生的人叫Shay,好像是Beam医生和Peet医生的好朋友。据说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后来还一起出国了呢。”


“哇,这么厉害?那,Eoen先生岂不是有劲敌了?”


“什么劲敌啊,你们看看Peet医生现在对Eoen先生的态度,估计没戏。”


“嘘,好了别说了。护士长又过来了,赶紧散开散开。”




公司


“Tik,Eoen在吗?”


“啊,副总,总裁在里面。嗯,就是......”


“他,怎么了?”本来准备直接推门进去的Baii看到Tik支支吾吾的样子,停下了推门的动作,询问起了TIk。


“就是,总裁心情可能不是很好。副总您进去的话,可能要小心些。”


“心情不好?这又是怎么了?”


“总裁在会议室刚发了一通脾气,我怕副总您进去会被波及。”


“这个季度指标没达到?还是哪个部门又惹到他了?”


“嗯,也不全是。可能还因为,上次跟您提到的那位心理医生最近一直没有回复总裁的电话,本来约好的时间也都被推掉了。”


“哦,这样啊。就因为这个?”


“嗯,是这样的。”


“行了,Tik你不用管了,今天早点下班回去吧。你们总裁这边我会解决好的。”


“是的,副总。”




“Eoen?”


“Baii?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就是听说你在会议室里引起‘大地震’了?”


“下面那群人来找你告状了?”


“是我消息灵通好吗?你怎么今天又心情不好了?医院最近都没去了,怎么,被人甩了?”


Eoen瞥了一眼笑的幸灾乐祸的Baii说,“跟你说几遍了,我没有在追求任何人。前段时间去看了心理医生而已。”


“心理医生?是上次在医院门口见到的那个?”


“嗯,是他,他叫Peet。”


“你去看心理医生干嘛?发现自己心理变态了还是双重人格了?”


“Baii,这不好笑。”Eoen瞪了他一眼,可是对方只是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你认识我的时候不就知道我因为一场意外失去过记忆吗?我找不到关于自己过去的事,后来有人建议我去看心理医生或许会有帮助,所以我才认识了Peet。”


“嗯,看来外面下注的人都要输了,你既没有泡到女护士也没有追上男医生。而且从目前情况看来,你好像还被自己的主治医生嫌弃了?”


“我也不知道,Peet他,总让我觉得有些怪怪的。不管是他对我的态度,还是我对他的感觉,都很奇怪。”


“哎呀,别想这么多了。你就是没被人拒绝过才想的这么多。”Baii俯身抽走了Eoen面前的文件,“来吧跟我走,我们出去放松一下。你再这么面对这些文件资料,你心理问题得更严重。”


Eoen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Baii拽着向外走了,“诶,你等等,要去哪儿啊?”


“酒吧!”




酒吧


“你说的放松心情就是指这个?”Eoen无语的看着一脸兴奋的望着驻唱歌手手里吉他的Baii。


“对呀!你知道找这样的酒吧,还得适合你这样挑剔的人有多难吗?没有乱七八糟的人,没有嘈杂的音乐,多适合你这样的放松心情呀。”


“行行行,你总是有理由。”


“你现在就把那个什么医生忘掉,好好的享受一下。”Baii将面前的酒杯推到了Eoen的面前。


Eoen看着面前还没开始喝就感觉已经醉了Baii,无奈的笑了笑,不过说的的确也有些道理,自己干嘛要为了一个医生耿耿于怀的烦心这么久。




几轮酒之后,Baii明显脸色泛红,眼神也慢慢迷茫了起来。


嘴里倒是喋喋不休的拉着Eoen絮絮叨叨地说着,从他们第一次遇见,到后来工作中的磨合,再到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Eoen听着都感觉有些惊讶,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已经不胜酒力,平时一副没心没肺样子的人竟然能把他们俩之间的事记得如此清晰,一桩桩一件件,事无巨细。


嘴巴一分钟都没停下过的Baii,还在吧台椅子上边说边左右晃荡了起来。这倒是苦了一旁的Eoen,时不时要回应几句Baii突然抛出来的问题还得时时刻刻注意着不让他从椅子上摔下去。


就在这一拉一扯的过程中,Eoen瞥见酒吧门口走进来了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还没等他辨别清楚究竟是谁时,一旁的Baii倒是先叫了出来,


“诶,诶,Eoen。那人不是那天,医院门口的,你的那个,心理医生吗?叫什么来着,Peet?对,就是Peet。”


“嘘,你小点声。”


“嗯?不过他旁边那个人是谁啊?”听到Baii的话,Eoen才留意到Peet身边还有一个人的事情。


“长得好高哦,应该蛮帅的。他们俩看起来挺亲密的诶,Eoen,这是Peet医生的男朋友吗?诶,Eoen?”Baii看着Eoen没什么反应,又再叫了几遍。


“行了,我看得见。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你别问我了。”


Eoen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对Baii说的话有些不满,甚至还夹杂了一些怒火,只不过Eoen将这些都归咎于刚刚喝下的几杯低度数鸡尾酒。


“Baii,我们回去吧。你再喝就该醉了。”


说罢,也不顾Baii的回应和挣扎,拽着他朝着,Peet的方向走去。


也许是正怀着一肚子不满的缘故,Eoen没注意到身后的Baii哪还有一丝醉态,双眼清明得很。




“好久不见啊,Peet医生。”Eoen带着笑容走到Peet旁边,乍看之下不过就是朋友间普通的偶遇打招呼,当然前提是忽略他攥紧的双手。


“咳,Eoen,你怎么也在这儿?”Peet完全没想到再次见到Eoen会是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


“怎么?这家酒吧是有规定Peet医生的患者不能进入?还是规定不能撞见Peet医生不上班不接诊出来喝酒啊?”


Eoen这夹杂火气的话一出口,四个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最后,还是看似有些‘醉酒’的Baii开口缓解了气氛,他凑到Peet面前仔细看了看,说,“Peet医生你好,我是Baii。之前医院门口我们有见过面,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呢?”


“哦,嗯,记得的。你好,这是我朋友Shay,刚从国外回来。”


坐在一旁的Shay丝毫没有接话的打算,只是一直盯着站在那边,脸上写着‘我很不高兴’的Eoen。Peet推了推Shay的手臂,示意他向大家打个招呼。


不过,Shay还没开口,Eoen倒是先出了声,“Peet医生,真没想到你们心理医生工作也真是很忙啊。推了我这个患者的所有预约,却有时间在酒吧里打发时间。不知道您前几天回复我助理说要参加国外的研讨会,是不是正巧在这个酒吧里召开呢?”


一段夹枪带棒的话,就这么一股脑的砸向了Peet。Peet想要解释什么,最后也只化为简简单单几个字,“我没有义务什么都向你汇报吧?”


被Peet一句话就给顶回来的Eoen,心中的怒火越来越旺。最后还是放弃了继续争辩,转身大步的向外走去。


被晾在一旁的Baii眨了眨被酒气熏红的眼睛说,“真是不好意思啊,Eoen他,他今天可能喝的有点多。而且最近公司的事也比较忙,所以他说话有些没分寸。”


“嗯,没事。你快出去看看他吧,别出什么事了。”Peet向着Eoen离开的方向张望着。


“好,以后还会再见面的,Peet医生。”


Peet还没从‘以后还会再见面的’这句话中反应过来,就听到Baii和自己擦肩而过时,留在耳畔的几句话,


“有些人不是你想要就要,想不要就可以随意丢弃的。既然当初自己选择离开,那么现在就应该要保持距离。不然,对你,对Eoen,对大家,都是种伤害。”


Peet看着Baii离开的背影,


心底不由的划过一丝不安,


这个人,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情?


而且,这番话,哪里像是一个满脸醉意的人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