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总我是你的睫毛啊

一个坚定的糖吃💩也吃的根八党

愛情的模樣 Chapter 1

NEO:

  副標;為福而生
  分級;NC-17
  警告;這是一篇為了讓阿福下海的接龍文,就是這樣!
  配對:Ngern x August


  /


  August站在立鏡前面,思考著要繫上藍色波點領帶,還是黑色橫條紋領帶。他對著鏡子裡的自己露出了困惑的神情,最終還是把手上的兩條領帶給放回衣櫃,對著鏡子整理好襯衫衣領,確認領子都有平整的貼著自己的頸項之後,他才拿起放在桌上的公事包。


  這是新的開始──August想道。


  他會有新的生活,結交新的朋友,或者是……發展一段新的戀情。




  對於一個剛從大學畢業,拿到教師執照的新鮮人來說,August可以說是非常幸運的。他面試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自己的高中母校,而且很快地就接到學校發來的錄取通知,雖然必須得先從副導師開始做起,但是相較於其他大學同學已經在思考轉行的情況下,August可以說是順遂到有點不可思議。


  比預定的報到時間還要早抵達學校,August熟門熟路的去了趟主任辦公室打聲招呼,跟主任寒暄幾句之後,August便隨著主任的腳步到了教職員辦公室,逐一介紹學校的老師。因為August這次擔任副手的班級是高三,所以主任只是簡單介紹,便帶著August往走廊另一邊的辦公室過去。


  在August還是學生的時候,最不喜歡的就是去高三導師的辦公室,那間辦公室坐落在走廊的最盡頭,有時候August留比較晚,幫導師整理班上作業的時候,他都會覺得如果哪天在辦公室出了事估計也不會有人發現……




  他跟在主任後頭走著,越過齊胸的圍牆,看著底下剛進入校門的學生。想到自己即將成為教師,August不自覺得又感到緊張起來。


  主任引著August來到辦公室裡最角落的位置,有一個男人正在低頭整理說上的資料。「這是หาญพิทักษ์ พุ่มโพธิงาม。」主任拍了拍August的肩膀,對著August面前的男人說道:「這是วชิรวิชญ์ ไพศาลกุลวงศ์,之後就是你們班的副導師了,你可要好好的帶他啊。」


  August雙掌合十,禮貌的欠身。


  眼前男人回敬禮儀,對著August說道:「不用拘謹的叫我老師,叫我White就好了。我等等會跟你說一些班級的事務,你之後再慢慢去熟悉。」


  August點點頭,「叫我August就好了。」


  White感覺只比自己大上幾歲,不似已經在職場上待久的教師,充滿著一種古板的氣息,反倒像是個社會新鮮人一樣充滿了活力。原本還擔心自己可能沒辦法適應職場,但是在看見熟悉的景色以及善意的同事之後,August這才放下一直懸著的心。




  「聽說我們班要來一個新老師欸。」Beam抱著剛剛同學交上來的作業,用手臂撞了撞同樣抱著作業的Ngern。


  Ngern看了一臉期待的Beam,敷衍的回應道:「哦。」


  瞥了一眼無精打采的Ngern,Beam眼珠子一轉,說道:「你昨天不是跟隔壁女校的出去約會?說!是不是做了什麼?今天這麼沒精神……」


  「別提,無聊死了。」Ngern誇張的嘆了一口氣,「Beam你說,我是不是男校待久了,對女人都不感興趣了。」


  「你確定你原本有對女人感興趣?」Beam故意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閃過Ngern揮向自己腰側的肘擊。「哎、說不定你是個隱性同嘛,沒什麼的,做兄弟的不會因為這樣就歧視你。你要知道現在社會的風氣是很開放的……」


  Ngern瞪了一眼說得停不下來的Beam,礙於手上還抱著作業本,不然他肯定架著Beam的脖子來一頓暴揍。「哦,我真想打死你。」


  「欸…?你捨得嗎?」Beam擠眉弄眼的貼近Ngern,從喉間發出幾聲怪笑。




  就在兩人還在一來一往鬥嘴,Ngern的腳都準備往Beam的膝蓋踢下去的時候,辦公室的門刷地一聲就被打開了,一看見是班導師White走出來,兩人便趕緊點頭行禮,側過身讓了一條路。


  「這是…」White停下腳步,指了指August,「這是我們班新來的老師。」看見眼前兩位學生乖巧的點頭,White轉過頭跟August說道:「這是อนุภาษ เหลืองสดใส,這是……」White簡單的介紹。


  「你們好。」August稍稍偏著頭,抿著唇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便跟在White身後離開了。


  等兩人一走,Beam抱著作業便要進辦公室,眼角餘光看見Ngern呆立在原地,看著Whit和August離去的背影,「你幹嘛?每天看P’White的臉還不夠啊。」White跟學生之間的感情一直以來都很好,所以班上的同學也很少稱呼White為老師。


  「誰要看他!」Ngern把視線轉回來,擠著Beam,一臉嫌棄的樣子,「還不進去,站在門口當門神喔。」


  「操…明明就是你自己不進去的。」




  August是在第二節課隨著White進教室,簡單的自我介紹完之後,他就坐在後方的辦公桌,原本因為新老師出現而喧鬧一陣的教室,很快就因為授課開始而安靜下來。August低著頭翻著早上White給他的學生名冊,試著把長相跟名字都能一一對上並且記在腦海裡。


  他抬起頭,看見坐在自己斜前方的男生正轉頭望著他;August記得他,早上在辦公室前面遇見的男孩,但是有點忘記他叫什麼名字。August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也就傻楞楞的看著Ngern把手伸到椅子旁,偷偷對著自己揮手。直到他聽見台上正在講課的White輕咳了兩聲,這才讓August有些尷尬的低下頭繼續看學生名冊,而Ngern則是對著White吐吐舌頭,露出一副被發現的模樣,趕緊坐正。




  上午的課除了Ngern時不時投來的注視讓August有些不自在,倒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誠如White所說的,這個班級雖然稱不上是優秀但是也沒有太大的問題。他把學生名冊還有剛剛收過來的作業按照學號整理好,準備要回辦公室的時候,就被學生給叫住了。


  「老師!」追過來的是Ngern,二話不說就把August手上的一疊作業抱走了。「我來幫你拿吧,反正我也要去辦公室一趟。」


  既然學生都自動自發要幫忙了,August也不好意思再去把作業本給搶回來,「呃呃,好吧。」August雙手抱著學生名冊,看著Ngern的臉思考了一會兒。「嗯……你是อนุภาษ เหลืองสดใส吧?」


  Ngern看了August一眼,露出一副很驚訝的表情,笑著回應道:「老師居然記得我叫什麼名字?」


  August心想,要是連自己班級的學生名字都沒有辦法記起來,那他這教師也太失敗了,不過當然不可能當著Ngern面說出這種話,「這是應該的,畢竟我也是要帶你們班到畢業。」


  「唔…你可以叫我Ngern啊,大家都是這樣叫我的。」


  「Ngern?」August頓了頓,復又開口。「好,我會記住的。」




  幫August送完作業本,Ngern就藉口要找的老師不在──反正他本來也就是找個理由跟August一塊走而已──就回去教室。才剛踏進教室,Ngern就被Beam從正面架了一拐子。「跑去哪了?整節下課不見人影。」


  「哦,我幫老師送作業簿。」Ngern推開Beam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手,「那個新來的老師。」


  Beam稍稍退後兩步,一副發現新大陸的眼神看著Ngern,「跟你同班三年,還沒看過你這麼熱心,該不會你真的……」


  「真的…?」


  「真的是同性戀吧哈哈哈哈──」Beam整個人撲掛在Ngern的肩膀上,「就算新來的老師長得好看你也不能這樣吧,連老師你都不放過,喪心病狂了啊!」


  「靠!」Ngern推開掛在自己肩上的Beam,說道:「無聊啊…換換口味不行?」




  高三的生活除了讀書之外,Ngern課餘的時間就是去社團瞎混,不然就是和班上同學組隊跟隔壁女校辦場聯誼。一開始倒覺得有趣,一群人在速食店裡頭扯些有的沒的,但是幾次之後就覺得厭煩。幾場聯誼下來,Ngern就發現他沒有辦法跟女孩子交往,即便其中不乏他喜歡的大胸妹……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同性戀,畢竟身在男校的他也沒有喜歡過哪個男生。


  關於這件事情他當然沒有跟Beam講,自己可能是同性戀這件事情,說來都覺得尷尬,何況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同性戀。




  「那你今天的聯誼還去不去?」


  「當然要去!」


  雖然性取向這件事情依舊讓Ngern有些困擾,但是仍舊不妨礙他玩樂的心情。




  August很快就適應了學校的生活步調,或許是因為跟這群高中生年紀相差不大,很多時候August反倒覺得自己就像是他們的大哥似的;關於升學的問題他們會找August,沒課的時候也會被正在上體育課的學生找去打球。


  所有的事情在August眼中看來都如此怡然,除了Ngern。




  「老師,你喜歡看電影嗎?」


  「還行。」August一邊整理教材,邊轉頭看著坐在自己旁邊的Ngern,「你不用去社團嗎?」


  Ngern坐在椅子上,使個勁轉了一圈又面對August,「有什麼事情Beam去處理就好了,做為副社長總不能太閒。」


  看著Ngern鬼靈精怪的樣子,August沒忍住笑了出來。本來學校就對於高三學生要不要繼續參與社團活動這件事情是持開放的態度,一部分學生選擇社團時間來自習,自然也有熱衷玩社團的學生。


  「Beam好可憐,攤上你這種社長。」August整理好資料,起身準備去影印之前,抽出一本物理講義放在Ngern面前,「不去社團就待在這自習吧。」


  「啊…好煩。」Ngern看著眼前的物理講義,隨意地翻了兩下,便扭頭看著August站在影印機前的背影。




  Ngern不太相信有所謂的一見鍾情,何況當作用的對象是一個男人;然而當他第一次在辦公室門口看見August時,他就對這個新來的老師有幾好感。或許是因為清秀的長相,也或許是因為穿著白襯衫的August看起來十分禁慾……不管是基於什麼原因,就算理解為高三的日子太過單調無聊也好,總之Ngern對August有了高度的關注。於是只要一有機會他就跟在August身邊,有時候幫忙整理作業,有時候則是藉口有課業上的問題要詢問。


  每當August低下頭看著講義上的習題時,Ngern總是會聞到清爽的肥皂香味,他的視線總是會不自覺停留在August襯衫最上面的那顆釦子;就算把注意力放回到講義上面,Ngern的視線也總是被August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給吸引去目光。




  August影印完教材回到位置的時候,Ngern正對著翻開的講義發呆,August看了一會兒,便又把視線給移開,不著痕跡的拉過椅子坐下。


  嚴格上來說Ngern沒有什麼問題,表現的也是中規中矩,成績也可圈可點,跟一般高中男孩一樣喜歡玩喜歡熱鬧,有時候會犯些無傷大雅的小錯。真正讓August覺得有些不自在的,大概就是Ngern異常的黏他。


  August強烈懷疑Ngern是不是在他身上裝了偵測雷達,每當August需要幫助或者是單獨一人的時候,Ngern總會適時的出現。一開始August沒有多想,只當Ngern熱心過了頭,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雖然這樣說有點自戀──他發現Ngern只針對自己這麼熱絡。


  這種事情August大學時期遇過一次,後來那個男生跟自己告白,August當時有女朋友,也沒想過跟男生交往這檔事,想也沒想就拒絕了。但是現在……August盯著Ngern的側臉,不知道為何想起大學時期跟他告白的那個男孩子。




  「老師。」


  就在August分神想著其他事情的時候,Ngern的視線從講義上移開,突然叫住他。


  August回過神,「怎麼了,有哪裡不會嗎?」


  「老師,」Ngern歪著頭,露出笑容問道:「你有交往對象嗎?」




  其實應該是要拒絕回答這個問題,但是August卻陷入沉默。


  大學畢業前,他跟交往四年的女友分手了,至今他依舊無法接受分手原因;女友說他們之間的交往就像是在履行義務,感情變成一種不得不的責任。他們很少吵架,甚至可以說是連意見相左的時候都很少,在外人眼中他們就是一對穩定交往,大學畢業之後可能即將步入禮堂的情侶。


  August也覺得自己在這段男女關係中,盡了做為男朋友的義務,每當他看到別對情侶因為小事而爭吵時,他總會慶幸自己並沒有這樣的困擾,殊不知這卻成為分手的原因之一。




  緩緩地吐了一口氣,August神色顯得十分冷淡。「這是我私人的事情。」


  「哦……」Ngern意味深長的應了一聲,似乎沒有被August的冷臉擊退,「是分手了嗎?」


  「อนุภาษ เหลืองสดใส。」August顯然是不太高興了,「如果你還想問些有的沒的,我覺得你去社團比較好。」


  Ngern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把講義闔上,起身準備離開辦公室。


  看著Ngern這副模樣,August想或許是自己剛剛太過嚴厲?他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是老師,你剛剛那樣跟我說話是不對的。」


  「可是我不希望你是我的老師啊。」說罷,Ngern雙掌合十微微欠身,便離開了辦公室。


  August數秒之後才從這句意義不明的話裡回過神,話裡所暗藏的訊息再明顯不過,但是August卻覺得十分的荒唐;卻不知道他覺得荒唐的理由在於Ngern跟自己一樣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還是因為被學生意有所指的告白。




  Ngern回到教室之後,參加社團活動的學生也陸陸續續地回來了,Beam一看見Ngern就露出一副苦海深仇的臉,只差沒有掐著Ngern的脖子大喊納命來。他把社團活動紀錄簿甩在Ngern桌上,雙手撐在桌沿,盯著Ngern彷彿沒事人般的模樣。


  「兩次!你連續兩次社團時間都沒來了!你這社長乾脆給我當好了。」Beam吼完一句,然後深深嘆了一口氣,「你到底是跑去哪啊?」Beam倒也不是生氣Ngern把工作丟給他,只是最近的Ngern有些反常,做為兄弟的他自然也是擔心。


  「我去辦公室。」


  就算Ngern沒有說明,但是Beam心裡也猜到個七八成。「你又去找老師?」見Ngern沒有反駁,Beam一屁股坐在Ngern前面的位置上,難得嚴肅的開口:「Ngern,你是認真的嗎?你不是喜歡大胸部的?」


  「我最近喜歡平胸,短髮,高個子,喜歡穿白襯衫的。」Ngern回道,看著Beam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的模樣,才又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開玩笑的啦!瞧你那副蠢樣。」


  Beam半信半疑的瞥了Ngern一眼,「我今天要約女生出去,你去不去?」


  「不去。」




  剛剛說開玩笑到底是誰啊──Beam此刻在內心無聲咆嘯著。



评论(1)

热度(67)